公羊傳譯文 公羊傳:《桓公二年》原文譯文

發布時間:2019-08-28 16:20:29 來源: 講話致辭 點擊:

【導語】《公羊傳》又名《春秋公羊傳》,儒家經典之一。上起魯隱公元年,止于魯哀公十四年,與《春秋》起訖時間相同。相傳其作者為子夏的弟子,戰國時齊人公羊高。下面是分享的公羊傳:《桓公二年》原文譯文。歡迎閱讀參考!



  【原文】第一段


  二年,春,王正月,戊申①,宋督弒其君與夷②,及其大夫孔父③。及者何?累也④。就君多矣,舍此無累者乎?曰:有。仇牧、荀息皆累也⑤。舍仇牧、荀息無累者乎?曰:有。有則此何以書?賢也。何賢乎孔父?孔父可謂義形于色矣⑥。其義形于色奈何?督將就蕩公,孔父生而存,則蕩公不可得而弒也。故于是先攻孔父之家,蕩公知孔父死,己必死,趨而救之,皆死焉。孔父正色而立于朝,則人莫敢過而致難于其君者,孔父可謂義形于色矣。滕子來朝。


  三月,公會齊侯、陳侯、鄭伯于櫻⑦。以成宋亂⑧。內大惡諱,此其目言之何⑨?遠也。所見異辭,所聞異辭,所傳聞異辭。隱亦遠矣,曷為為隱諱?隱賢而桓賤也。


  【注釋】


  ①二年:魯桓公二年(公元前710年)。戊申:正月初八。②督:即太宰督,字華父,宋戴公之孫。以字為氏,亦稱華父督。與夷:宋瘍公的名。


  ③孔父:即孔父嘉。宋襄公五世孫。宋穆公時為大司馬,蕩公二年為太宰華父督所殺。其后裔逃奔魯國,至叔梁絕而生孔子,為孔子六世祖。④累:牽連。


  ⑤仇牧:宋國大夫。事在莊公十二年秋。荀息:晉國大夫。事在僖公桓公十年春。


  ⑥義形于色:正義之氣見于神色。


  ⑦櫻:宋國地名。在今河南舊歸德府境。


  ⑧宋亂:指宋國華父督殺害國君宋瘍公和大司馬孔父的禍亂。成:成全,促成。


  ⑨目:品評。引申為標明。


  【譯文】


  魯桓公二年,春天,周歷正月,戊申這天,宋國華父督殺害了他的國君宋瘍公與夷,“及”宋國大司馬孔父。“及”是什么意思?就是連累。弒殺國君的事很多,除了孔父就沒有受連累被殺的人嗎?回答說:“有。仇牧、荀息都是受連累被殺的人。”除了仇牧、荀息就沒有受連累的人了嗎?回答說:“還有。”既然還有,這里為什么要記載孔父受連累的事呢?因為孔父賢良。孔父有什么賢良?孔父可以說義形于色。義行于色是什么意思?華父督準備殺害宋瘍公,只要孔父還活著并站在朝廷上,那么宋蕩公就不可能被抓住并遭殺害口因此華父督先攻打孔父的家,宋瘍公知道如果孔父死了,自己一定會死,就跑去救援孔父,于是他倆都死在那里。孔父表情嚴肅地站在朝廷上,就沒有人敢于過去把災難加在他的國君身上,孔父可以說是正義之氣都流露在臉上了。滕國國君來魯國朝見魯桓公。


  三月,魯桓公在宋國的櫻這個地方會見齊僖公、陳桓公、鄭莊公。他們共同促成宋國的大禍亂。《春秋》對魯國國內的大惡行總是避諱的,這里標明魯國的罪惡并說出來是為什么呢?因為這事發生得太久遠了。在孔子能看到的時代已有不同的說法,在孔子聽到的時代說法也不相同,更何況是在孔子聽到傳說的時代呢,那更有不同的說法了。魯隱公離孔子也很遠,為什么要為他避諱呢?因為魯隱公賢良而魯桓公卑賤。


  【原文】第二段


  夏,四月,取部大鼎于宋①。此取之宋,其謂之部鼎何?器從名,地從主人。器何以從名,地何以從主人?器之與人,非有即爾②,宋始以不義取之③,故謂之部鼎。至乎地之與人,則不然,俄而可以為其有矣④。然則為取可以為其有乎?曰:否。何者?若楚王之妻婿⑤,無時焉可也⑥。


  戊申,納于大廟⑦。何以書?譏。何譏爾?遂亂受賂⑧,納于大廟,非禮也。


  秋,七月,紀侯來朝。


  蔡侯、鄭伯會于鄧⑨。離不言會⑩,此其言會何?蓋鄧與會爾。


  九月,入祀。


  公及戎盟于唐。


  冬,公至自唐。


  【注釋】


  ①部(90。告)大鼎:部國的大鼎。鼎為國家的重要器物,三足比喻三公、宰輔重臣之位。部:國名。周文王庶子始封此地,在今山東成武縣東南。為宋所滅。


  ②非有即爾:并非占有了就是他的了。


  ③始:當初。


  ④俄:不久,瞬間。


  ⑤婿(w色i胃):妹。何休注:“婿,妹也。”


  ⑥無時焉可:無時,即任何時候。可,認可,得到承認。這句的意思是:以妹為妻,這個妻子的名份在任何時候都不會被人們認可的。徐彥疏:“以妹為妻,終無可時,似若器從今主之名,地取便為己有,亦無可時,故言此也。”


  ⑦戊申:有日無月,應為七月初十。大廟:即太廟。魯國國君的祖廟。


  ⑧遂亂受賂:魯桓公和齊禧公、陳桓公、鄭莊公支持華父督造成宋亂后,華父督把部國的大鼎賄賂給魯桓公。齊國、陳國、鄭國都得到財物的賄賂。


  ⑨鄧:蔡國地名。在今河南哪城縣東南。


  ⑩離:二國相會。何休注:“據齊侯、鄭伯如紀二國會日離。二人議,各是其所是,非其所非,所道不同,不能決事,定是非,立善惡不足采取,故謂之離會。”


  【譯文】


  夏天,四月,魯國從宋國取得部國的大鼎。這是從宋國取來的,為什么叫做部鼎呢?器物的名稱都用原定的本名,土地的名稱跟從它的主人。器物為什么都用原定的本名,土地為什么跟從它的主人呢?因為器物給了人,并非占有了就是他的了,這個鼎就是當初宋國用不正當的手段從部國奪來的,所以人們仍然叫它部鼎。至于土地給了人,就不一樣了,瞬間就已成為他所有。那么隨意奪取的就可以為占有者所有嗎?回答是:“不行。”為什么呢?這就好像楚王以妹妹為妻子,這個妻子的名份任何時候都不會得到人們的承認。


  戊申這天,把部鼎送進魯國的太廟。《春秋》為什么要記載這事呢?為了譴責。譴責什么?譴責魯桓公趁著宋國的禍亂,接受華父督的賄賂,并把賄賂物送進太廟,這是不合于禮的。秋天,七月,紀國國君來魯國朝見魯桓公。


  蔡侯和鄭伯在鄧這個地方會見。二國相會一般是不說會見的,這里說會見是為什么呢?因為鄧人也參加了會見。


  九月,魯桓公認為祀國不敬而入侵祀國。


  魯桓公與戎人在唐這個地方盟會。冬天,桓公從唐地回到國都。


  擴展閱讀:《公羊傳》理論特色


  《春秋公羊傳》作為今文學派的中堅,有獨特的理論色彩。主要有三項:


  1、政治性。講“改制”,宣揚“大一統”,撥亂反正,為后王立法。


  2、變易性。它形成了一套“三世說”歷史哲學理論體系。《公羊傳》講“所見異辭,所聞異辭,所傳聞異辭”是其雛形。董仲舒加以發揮,劃分春秋十二公為“所見世”、“所聞世”、“所傳聞世”,表明春秋時期二百四十二年不是鐵板一塊,或凝固不變,而是可按一定標準劃分為不同的階段。


  3、《春秋公羊傳》的“三世說”:“所傳聞世”是“據亂世”,“內其國外其夏”;
“所聞世”是“升平世”,“內諸夏外夷狄”;
“所見世”是“太平世”,“夷狄進至于爵,天下遠近大小若一”。


  按照今文公羊家的闡發,《春秋》之“義”的重要內容之一是“張三世”。即孔子將春秋242年的歷史,劃分成了“據亂世”、“升平世”、“太平世”。今文家的這種認識有兩點值得注意:


  1、他們所“描述”的歷史運動,并不符合史實但卻符合“理想”。從春秋“本然”的歷史來看,“三世說”的誣妄顯而易見。顧頡剛《春秋三傳及國語之綜合研究》即指出:“此三世之說殊難稽信也。事實上春秋時愈降則愈不太平,政亂民苦無可告訴,可謂太平乎?”


  至少從漢代起,今文公羊家已經對于人類歷史運動的規律性進行了富有想象力的探討。根據公羊家的論述,人類歷史的演進,從“據亂世”進入相對平和穩定的“升平世”,再到“太平世”,是一條“理想”的社會發展軌轍。在這套理論中,蘊涵著“歷史的運動是有規律的”這樣一種可貴的思想胚芽。


  2、“三世說”在本質的規定性上是循環論的。但在據亂世――升平世――太平世“三世”循環范圍內,又存在著一個不斷“向前”發展的序列,因而也就是一個“進化”的序列。何休注《公羊傳》,更糅合了《禮記·禮運》關于大同、小康的描繪,發展成為具有一定系統性的“三世說”歷史哲學,論證歷史是進化的,變易和變革是歷史的普遍法則。


  何休注《春秋公羊傳》時的進一步發揮:所見者,謂昭定哀,己與父時事也;
所聞者,謂文宣成襄,王父時事也;
所傳聞者,謂隱桓莊閔僖,高祖曾祖時事也。……於所傳聞之世,見治起於衰亂之中,用心尚粗糙,故內其國而外諸夏;
……於所聞之世,見治升平,內諸夏而外夷狄;
……至所見之世,著治太平,夷狄進至於爵,天下遠近大小若一。……所以三世者,禮為父母三年,為祖父母期,為曾祖父母齊衰三月,立愛自親始,故《春秋》據哀錄隱,上治祖禰。(《春秋公羊經傳解詁·隱公元年》)


  照何休的解釋,春秋二百四十二年的歷史,經過了所傳聞的衰亂世、所聞的升平世和所見的太平世這樣三個階段。而所以會是三個階段者,蓋由于“禮”是尚三的等等。這是何休的歷史進化論,公羊傳本身并沒有這么多意思。自東漢以后,封建社會結構趨于穩定,主張“尊古”的古文經學更適于作為政治指導思想,取代了主張“改制”、“變易”的今文學說的尊崇地位。今文公羊學說從此消沉一千余年,迄清中葉方被重新提起。


相關熱詞搜索:

版權所有 律師資料網 www.cxubq.club
海王星王国援彩金
股票大盘行情指数 江西11选5开奖查询 武汉30选5今天预测号 pk10直播视频 重庆快乐十分走势图开奖 北京11选5 600030中信证 哈灵麻将有挂没挂怎么看 山西11选5前三走势 1991年上证指数 今天甘肃快3走势图解 山东快乐扑克开奖结果 六合秒秒单双计划 秒速牛牛计划平台 排球比分多少算赢 捕鱼达人3最新版本